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影人风云 > 正文

喻恩泰:把喜剧当喜剧演,就错了
2014-02-28 11:22:11   来源:中国艺术报   点击:

2月21日起,根据新锐评论家李承鹏同名小说改编的这部影片全国上映。虽然距离影片杀青已有不少时日,饰演李可乐的喻恩泰依然能用西南方言流利地说出这些台词。在电影中,李可乐更多地被叫成欢乐的乐,一音之差就由文艺变普通,事实上,他也的确是个小人物。

喻恩泰:把喜剧当喜剧演,就错了

喻恩泰在电影《李可乐寻人记》中饰演小人物李可乐

  “我叫李可乐,音乐的乐,11岁那年,我爸爸最后一次教我拉小提琴。我爸爸是音乐老师,音乐是他的梦想……”这是电影《李可乐寻人记》中,李可乐的旁白。2月21日起,根据新锐评论家李承鹏同名小说改编的这部影片全国上映。虽然距离影片杀青已有不少时日,饰演李可乐的喻恩泰依然能用西南方言流利地说出这些台词。在电影中,李可乐更多地被叫成欢乐的乐,一音之差就由文艺变普通,事实上,他也的确是个小人物。
 
  李可乐之于喻恩泰,是那种注定要演的角色,早晚都要碰上。2009年底,喻恩泰在广州参加一个颁奖典礼时碰到了李承鹏,李很兴奋,邀请他演一个电影角色,但被计划休假一年的喻恩泰拒绝了。时间走到了2012年,喻恩泰接到中影的邀请,出演《李可乐寻人记》,他这才知道,几年前和李承鹏的那次碰面,对方想让他演的,正是这部电影中的李可乐。
 
  历史人物不会有玩过电子游戏的眼神
 
  记者:你喜欢李可乐这个人物身上的哪些东西?你怎么理解这个人物?
 
  喻恩泰:他是一个小人物,斤斤计较,贪婪,甚至有时很庸俗,爱做表面文章;但是他身上也有很多可贵的品质,比如善良,永不绝望的心,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斗志。他丝毫不去夸大他身上的优点,也丝毫不回避缺点和毛病,这是一个鲜活的人。
 
  李可乐的可爱就在于对生活的永不知足,他希望超越自我,获得成功,这是大部分年轻人的想法。现在年轻人都会面对很多的压力,来自生存的,来自情感的。李可乐身上的这种拼搏精神,其实代表了我们这代人的理想:不管我们的出身多么卑微,遭遇多么坎坷,现实有多么艰难,都要为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努力。李可乐就是这样一个奋斗中的青年,无非是他经历的磨难更多,更大胆,于是他身上的优点和缺点全都暴露出来了。
 
  记者:你是不是喜欢或者擅长演这类小人物?
 
  喻恩泰:如果有一天我有机会去塑造大人物,非常著名的人,包括伟人,我一样会拿他当小人物去演。当一个大人物身上没有缺点都是优点时,这个人物就不可爱了。如果有一天我演伟人,我一定演他身上的缺点,缺点越多,这个人物越可信,越可爱,离你越近。所以并不是说我爱演小人物,不论演什么人物,我都会把他当做小人物,他是个很普通的人,这才真实。
 
  记者:其实你去年就演了一个历史人物,电视剧《大秦帝国之纵横》中的张仪。
 
  喻恩泰:我一样拿他当一个小人物去理解,他一定会是一个真实的人,不是一个符号。张仪作为一个古代著名的政治家,会长成什么样?我在农村看到田野里的农民时就想,历史人物一定跟他们长得像,他们不会是玩过电子游戏的眼神,不会是白皙的皮肤。东奔西跑的政治家肯定也很黑,很粗糙,眼神是那种农耕时代的眼神。他们不会像我们现在这样穿得很光鲜,有时尚的par-ty、记者招待会、专访,不可能是这样的。
 
  李可乐寻人记,最后找的是他自己
 
  记者:电影《李可乐寻人记》是方言版,影片中李可乐一口西南方言,作为江西人,你是怎么学说西南话的?
 
  喻恩泰:我拿到剧本的第三稿第四稿时,特意用快递寄到了西南地区,找当地的一个天天用四川话招待客人的酒吧老板,把所有台词录了一遍。那年春节我带着录音去了俄罗斯的冰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每天练台词,每天能看到冰块从窗外滑过。之后信心满满回国进组了,但导演说,把新剧本拿回去,这是第九稿。我说以前的呢?他说不作数了。我就抓瞎了,只能现找人,李承鹏是四川人,把台词给我念了一遍,摄影师和化妆师也是西南人,也分别给我念一遍,这三个人成了我的救命稻草。所以李可乐一说到情绪激动的词时,声音就特别像李承鹏,说话温婉时,就像化妆师在说话,另外有时还会冒出摄影师土得掉渣的方言。
 
  记者:这是部喜剧电影,你怎么看待李可乐这个人物身上的喜剧色彩?
 
  喻恩泰:我从来没把李可乐当喜剧人物,其实他身上承受了很多苦难,比如被骗,破产,挨打,无家可归,与狗相依为命,被警察追捕,这都是很糟糕的经历。但这的确是很多年轻人可能会遇到的磨难,最重要的是不要迷失自己。李可乐寻人记,到最后就是找他自己。所以我觉得它不是喜剧,你可以把它当悲剧。每个人生下来都有悲有喜,所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真正的喜剧是什么?是让人笑吗?就像我们问,真正的悲剧是什么?是让人哭吗?都不是。不论是悲剧还是喜剧,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真实,让人感动。如果李可乐这个人物让人感动了,这个人物才成功了,而不是他只是让人发笑。
 
  我还没演够年轻人呢
 
  记者:你演过几百集的情景喜剧《武林外传》,有丰富的喜剧演出经验。对演员来说,演喜剧难度是不是更大?
 
  喻恩泰:喜剧一定程度上难度更大,它比悲剧、正剧要更严格,就像在螺丝钉上拧螺丝帽,有技术上的要求,如果螺丝帽大了,就套不住,太小了又拧不进,必须严丝合缝。从真实体验来讲,更难演。因为喜剧不可能仅仅是喜剧,它还是一场人生的戏,是真实情感的流露,所以你如果把喜剧当做喜剧去演,第一步就错了。同时,对节奏快慢的把握,抖包袱、垫包袱,都要很精确,是需要技术的。
 
  记者:你选择角色时有什么标准?哪些角色会更容易吸引你?
 
  喻恩泰:我在话剧《暗恋桃花源》中,饰演一个老渔夫,满脸胡子,皮肤很黑,声音很粗,每天都打鱼,日晒雨淋。演了这部话剧之后,从2009年开始,我收到的片约几乎全是演老年人的。一次有部台湾的偶像剧找我去演,我特高兴能演偶像,结果发现是演偶像的爸。原来他们看过《暗恋桃花源》后,觉得这哥们儿能塑造人物。我说这什么情况,我还没演够年轻人呢,心里有些伤感。
 
  可能因为在戏剧学院和戏剧舞台上积累的经验,让我对老人的感觉有种技术的判断,包括人老先老腿、老人的膝盖应该怎样表现等,我扮出来就像真的,有时连化妆师都懒得给我化了,说差不多就这样,你就上吧。我演张仪也演到了老年,白发苍苍时,身边亲人都死了,自己一个人在风雪中艰难前行。我希望多演年轻人,传达快乐的东西,终于这次的李可乐是个年轻人。我也特别希望,更多的导演和制片人考虑让我演年轻人,演都市爱情剧。
 
  记者:你现在既出演影视剧,也做主持人。你自己更喜欢做主持还是演员?
 
  喻恩泰:做艺人,不能太有这样明确的区分,就像我们挑剧本时,不会去说好莱坞的戏和李可乐这个戏,哪个更重要。每个角色,主持人也好,演员也好,都是正常的自我表达,是平等的,都很重要,能做好一样就不错了,不会厚此薄彼。

    相关热词搜索:喻恩泰 喜剧 李可乐寻人记

上一篇:《卡拉是条狗》的主人走了
下一篇:张嘉译:生活中我也是一仆二主

分享到:  
论坛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