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警匪片《毒战》《扫毒》《风暴》获二○一四香港电影金像奖多项提名

香港警匪片,在合拍中重塑
2014-02-14 11:14:05   来源:中国艺术报   点击:

自《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签订以来,香港电影创作者、投资人与内地影人进行影视产业的全方位合作,益处多多自不用说。同时,他们所面临的一些问题仍未解决:与新创作语境的融合问题、对新市场把控的不确定性等等。

香港警匪片,在合拍中重塑

“枪”一直是警匪片最重要的物件,三部影片的海报都彰显了这一重要元素

  自《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签订以来,香港电影创作者、投资人与内地影人进行影视产业的全方位合作,益处多多自不用说。同时,他们所面临的一些问题仍未解决:与新创作语境的融合问题、对新市场把控的不确定性等等。
 
  其中,曾被香港电影人引以为傲的警匪片,在内地市场表现十分有限,鲜有较高水平的作品出现。2013年,内地影院却较为罕见地迎来了三部有较大制作规模的警匪片:杜琪峰导演的《毒战》,陈木胜导演的《扫毒》,袁锦麟导演的《风暴》。三部影片分别由不同创作风格的香港电影人来主导,同内地人员、资金的合作方式也各不相同,但面对相同的创作语境,三个作品呈现出了相似的创作特点,不仅在不同程度上沿袭了传统香港警匪片及商业电影的惯有特点与手法,包括影像修辞表现,反面角色的典型性和个性,正面角色对权力制度的抗衡等等,还呈现出了不同于以往的新面貌,充分体现了这一电影类型的创作变化与香港电影人的处境。
 
  枪战戏更加抢眼
 
  首先,暴力场面作为警匪片视觉文本的肌理,在叙事中是矛盾激化的集中表现,并承载了一定的美学功能。“枪”一直是这一类型电影最重要的物件, 《毒战》结尾的枪战段落,在内地地域空间中组织了一次节制而紧张的对垒,导演杜琪峰减少了《枪火》中对高速摄影、人物动作形式感的迷恋,而运用了更常规、写实的方式,再比如制毒工厂的火并段落中,竟然给两个反面配角营造出悲情英雄的氛围,这都在叙事情理之中,他在努力地找寻场面调度风格与内地警匪叙事的平衡;《扫毒》中,干警们与贩毒团伙在泰国的对战强化了军事装备,对毒枭强势的铺垫可圈可点,结尾段落的决战则有益地吸收了吴宇森与杜琪峰导演的常用表现手法,“以少对多”、高速摄影、“无限子弹”、雾弹的运用,突出了电影暴力场面的假定性;“破坏”、“3D”成为《风暴》这部作品暴力场面的新外壳,结尾对战对香港城市街道、建筑的破坏颇为夸张,电脑特技的充分介入,营造了警匪片的视觉奇观,更大地满足了观众对这一电影类型的视听想象。
 
  女性角色亟待突破
 
  以男性视点来建构叙事一直是多数警匪片恪守的叙事规则。香港男演员是警匪片核心的男主角,而女性角色则越来越多地由内地女演员饰演,这更多地体现着商业运作的考量,为“合拍”进一步站住脚,对内地市场表现出尽可能的亲近,在并不过分削减港味的前提下达成合作。这三部影片也不例外,黄奕、袁泉、姚晨等女影星在三部影片中分别饰演的角色,就都处在这样的功能框架之中。
 
  《毒战》中的反派蔡添明甚至不顾妻子性命保全自己于警方手下,女性情感在这部影片中是几乎可以忽略的;《扫毒》里袁泉饰演的苏建秋的妻子,对后者的制约其实只是道德含义上的填充,为叙事矛盾增添动机,而毒枭的女儿与张子伟的爱恋则有些含糊暧昧,更像是完成复仇任务的一个步骤;姚晨在《风暴》中饰演惯犯陶成邦的女友,为后者提供了新的个人目标,但这也是依托肚里的孩子。这三部影片中,女性角色要么是男性化的,要么为了反衬男性形象的内外矛盾和尊严,仅作穿针引线之用,十分扁平。除此之外,她们的作用大概就仅是为观众营造视觉上的愉悦感了。而女性角色的重塑也许正是香港警匪片在合拍背景下的一大突破口。
 
  卧底形象再思考
 
  三部影片的主要人物形象里都有“卧底”。卧底是警匪电影中的“边缘人”,他们游走在正邪两个群体之间,既要与犯罪势力周旋,又要明确个人的身份职责。在故事里,他们常因异常的生活状态及内外环境的变化而改变价值观念,促使正邪两方的对立矛盾产生新的悬念和走向,他们的抉择成为矛盾的关键事件,是叙事的重要推动力量。这种典型卧底形象的运用在影片《无间道》中达到极致。
 
  本文提到的三部作品中,“边缘人”变得更加“边缘”和“灰色”。 《毒战》中的毒贩蔡添明为活命与警方合作;《扫毒》里的探警张子伟在敌营中重生;《风暴》里的陶成邦作为惯犯,为了爱情而恳求一个卧底的身份。身份的选择都是被迫的。在各自经过变故后,才成为“边缘人”——蔡添明的狡猾与冷血,张子伟对兄弟情谊的质疑,陶成邦想做个好人的渴望,他们的转变经过了较长的叙事时间。在三个故事中,他们的外部行为在一定时间内都展现出异于警匪两方的价值取向,观众难以预测他们最终的选择,这样的“边缘人”形象充满不确定性。蔡添明不帮警察也顾不了同伴,张子伟替毒枭卖命又为昔日兄弟留下后路,陶成邦在与警方决战时刻“提醒”与警官的“交易”,都牵引着其他人物行动和矛盾发展,观众很难预判之后的叙事走向。这三部香港警匪片的卧底形象与《无间道》乃至更早的《龙虎风云》中较为单一转变的卧底形象相比,他们在边缘地带和明晰的群体归属间不断反复,人物动机变得复杂了许多,继承了以往警匪片这类人物“转变”的传统,但又有了更多变奏,更突出自身的“灰色性”。这反映了《无间道》之后香港警匪创作者对“卧底”形象的重新思考。
 
  以《毒战》导演杜琪峰为核心的“银河映像”制作公司的创作,就是香港风格化的警匪片制作单位的代表,他们所创作的这一类电影的叙事风格、视听风格、美术风格、表演风格,基本是一以贯之的“简练”、“冷峻”、“宿命”。《毒战》作为杜琪峰乃至“银河映像”公司首部主要依托内地环境、内地背景创作的电影,对自身风格进行调整是必需的。可以看到,与“银河映像”之前的创作相比,《毒战》有着更浓烈的现实主义色彩,这在影像上的体现是十分明显的,相对比较自然的灯光和平稳的运镜都让影片有了些粗粝的质感;《扫毒》的部分段落比较明显地展现了创作者对他人的借鉴,加上影片在剧本和整个宣发过程中都强调着“兄弟情”,似乎是对上世纪香港电影繁荣期经典作品的回应,但可以看到创作者对部分友情场面处理的羸弱,他们的力度都主要用在了商业电影追求的视听场面与快速剪辑上,专注于为观众营造封闭的娱乐环境;《风暴》的部分暴力场面和动作设计,则明显在给3D效果的展示预留空间。
 
  包括上述三部影片的创作者在内的香港电影人,都努力地在打磨自身,重塑警匪片,经过十年的摸索,他们交出了不错的答卷,期待他们带来更多的惊喜。(裘臻)

    相关热词搜索:警匪片 港片 枪战戏

上一篇:国产户 凌驾好莱虎赚钱没商量
下一篇:法国电影里的爱情

分享到:  
论坛新帖